張愛玲音読マラソン10 《家主》
2012年 09月 11日 |
電源プラグが“插座”か“插頭”か思い出せなくていざという時使えません。
“撲落”pūluòと音訳のままにしておいてくれれば良かったのに・・・

といいながら日本語の時は“插座”も“插頭”も、どっちも「コンセント」で済ませてるんですが。


■绕(繞)rào 走弯曲迂回的路
■扑落(撲落)pūluò 英语plug的音译。电器插座。
■啬刻(嗇刻)sèkè 吝啬;刻薄
■丝毫 (絲毫)sīháo 比喻数量极小或很小;一点点
■叠(疊) dié 重复,累积
■钞票(鈔票)chāopiào 纸制货币
■塞 sāi 堵
■瞠目 chēngmù 张大眼睛直视,形容受窘、惊恐的样子
■一溜烟(一溜煙)yīliùyān 形容跑得很快
■懊悔 àohuǐ 因过错而自恨



《家主》

有一次我把一只鞋盒子拖出来,丢在房间的中央,久久没有去收它。阿妈和她的干妹妹,来帮忙的,两人捧了湿衣服到阳台上去晒,穿梭来往,走过那鞋盒,总是很当心地从旁边绕过,从来没踢到它,也没把它拿走,仿佛它天生应当在那里的,我坐在书桌前面,回过头来看到这情形,就想着:这大约就是身为一家之主的感觉吧?可是我在家里向来是服低做小惯了的,那样的权威倒也不羡慕。佣人、手艺人,他们所做的事我不在行的,所以我在他们之前特别地听话。常常阿妈临走的时候关照我:"爱玲小姐,电炉上还有一壶水,开了要灌到热水瓶里,冰箱上的扑落你把它插上。"我的一声"噢!"答应得非常响亮。对裁缝也是这样,只要他扁着嘴酸酸地一笑,我马上觉得我的衣料少买了一尺。有些太太们,虽然也啬刻,逢到给小帐的时候却是很高兴的,这使他们觉得她们到处是主人。我在必需给的场合自然也给,而且一点也不敢少,可是心里总是不大情愿,没有丝毫快感。上次为了印书,叫了部卡车把纸运了来。姑姑问我:"钱预备好了没有?"我把一叠钞票向她手里一塞,说:"姑姑给他们,好么?"
"为什么?"
"我害怕。"
她瞠目望着我,说:"你这个人!"然而我已经一溜烟躲开了。
后来她告诉我:"你损失很大呢,没看见刚才那一幕。那些人眉花眼笑谢了又谢。"但我也不懊悔。



今日の記事はここまでです。多謝光顧!

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