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愛玲音読マラソン5 《夜営的喇叭》
2012年 07月 18日 |
“凄凉(淒涼)qī liáng”という単語はよく出てくるのですが、「物凄い」や「凄まじい」や「荒涼」といった日本語が連想されて、とてつもなく荒れ果てた様子を思い浮かべてしまいます。
でも実際には「うら寂しい」くらいの意味なんですよね。漢字の見た目と意味が結びつきにくい単語です。


■喇叭 lǎba 一种木管乐器,上细下粗,最下端的口部向四周扩张,唢呐的俗称
■熟悉 shúxī 了解得清楚,清楚地知道
■调子 diàozi 音调,曲调
■音阶(音階) yīnjiē 分出高低的一系列乐调,按指定的音程图式升降音高,并按在八音音阶中的音调数而有不同的音高排列和音程大小
■缓缓(緩緩)huǎn huǎn 犹徐徐。缓慢貌。
■鼎沸dǐngfèi 比喻吵闹、乱糟糟的样子。有如锅里的水开了一样
■留心liúxīn 小心;注意
■凄凉(淒涼)qī liáng 孤寂冷落 
■响亮(響亮)xiǎngliàng 声音宏大高亢 
■口哨 kǒu shào 撮唇,中间留一小孔或将手指插口内,使气流涌出而形成的象吹哨子的声音。
■信手 xìnshǒu 随手
■拾 shí 捡,从地上拿起
■奔 bēn 急走,跑:~跑。~驰。
■公寓 gōngyù由居住单元组成的楼房,一般在四层以上、每层分隔成数家,各家房间格局大致相同



《夜营的喇叭》

晚上十点钟,我在灯下看书,离家不远的军营里的喇叭吹起了熟悉的调子。几个简单的音阶,缓缓的上去又下来,在这鼎沸的大城市里难得有这样的简单的心。
我说:“又吹喇叭了。姑姑可听见?”我姑姑说:“没留心。”
我怕听每天晚上的喇叭,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听见。
我说:“啊,又吹起来了。”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,声音极低,绝细的一丝,几次断了又连上。这一次我也不问我姑姑听得见听不见了。我疑心根本没有什么喇叭,只是我自己听觉上的回忆罢了。于凄凉之外还感到恐惧。
可是这时候,外面有人响亮地吹起口哨,信手拾起了喇叭的调子。我突然站起身,充满喜悦与同情,奔到窗口去,但也并不想知道那是谁,是公寓楼上或是楼下的住客,还是街上过路的。




今日の記事はここまでです。多謝光顧!

[PR]